瓷艺家

Porcelain artist 瓷艺家

国宴只是她的表象从国宴到家宴。国宴,只是她的表象,家宴,才是她的归宿。

一生一事

16年不是一个轮回,它只是事情正式发生前的低吟浅唱;16年不是一次圆满,它只是成长历练过程中的冰山一角;16年来,我们和你一样追求完美。

一直以来,我们坚持只做一件事情,并且坚持把这一件事情做到极致。由最初灵感乍现、图纸勾勒,到泥土砂石,精雕细琢,流经一个个匠人的手,打磨、雕琢、上色,再经由机器烧制、锤炼,如此循环往复,才得以呈现出寄托着设计师灵感和匠人心血的精美物件儿,才得以传递出特殊的意义。

世界再嘈杂,专注做点东西,一件事,一辈子!至少对得起岁月。从选择制作骨瓷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知道,这是一生的选择,一生一事,我们义无反顾。坎坷也好,失败也罢,选择了就要一直坚持下去。我们只能这样,我们必须这样,我们也一直这样,只为了守护那一颗匠心。因为我们知道,工匠之心,器物之魂,用心做出的东西是有灵性的。在这个情怀被念叨烂了的年代,我们仍旧要守着自己的情怀,一直走下去。因为,这是我们的初心,是我们做好骨瓷的信念。我们真正要做的,就是要在各种变数可能中把这一件事做到最好,做到极致。

匠心如初

有人说,匠人的世界是清冷,是安静的。一沓稿纸、一支笔、一盏台灯、一个人。修改、调整、推倒重来,琢磨到天亮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其实,一切的冷清、安静,只是为了守护内心世界的纯粹。他们只管低头做事,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责,对完美的追求近乎痴迷。无数个日日夜夜,他们守护着的,不仅是深夜灯光下模糊的背影,还有内心的纯粹与固执。

把事情做到极致,精益求精,只是匠人的最低标准,亦是我们的最低标准。在匠人的世界里,远远不止于专注、固执,以及对完美的苛求。我们16年如一日。

物件儿本是没有感情的,在经由匠人的用心构思、勾勒、描绘、雕琢、打磨、烧制……如此一步步下来,它似乎多多少少承载了一些微妙的东西;反之,人也不能孤独的活着,于是便有了作品来进行沟通和表达。物件儿成就了匠人,匠人也成就了物件儿,彼此互相成全。

设计时灵感乍现的及时性,加工时打磨的力度,雕琢的精度,以及烧制时的火候,都得恰到好处,要在当可。当熬过无数个废寝忘食的日日夜夜之后,晨曦透过木格子窗洒下一片金黄,照亮了手里的物件,那双本就发亮的眼睛愈加闪亮,然后心里默念一句“成了”,兀自在心里欢喜。

不忘初心

李宗盛在《致匠心》开始就讲到,“人生很多事急不得,你得等它自己熟”。16年,我们认真走好每一步;16年,我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刻。

烟花再美,终将化为灰烬;演出再精彩,也只是一时华丽。16年的国宴,只是一个表象。当华灯落下,万籁俱寂时,我们似乎听得到内心深处的呼唤。“服务了三代国家领导人,无数次国家会议。做国宴这么久,我们欠老百姓一套好餐具。”

这是我们的心结,亦是我们的初心。我们懂得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如果此生注定要和商人联系在一起,就让我们做文艺的、有情怀的商人吧!栉风沐雨,砥砺前行。至于其他的,留给时间去说吧!

国宴,只是她的表象,从国宴到家宴,这一次,我们准备好了!